世間好物不堅牢,看新闻看天下。
做最好的新闻

万亿氢能产业“爆发”前夜

人气:2265时间:2019-12-02 21:10:41

氢能正成为能源投资的新“风口”。

自从氢能在今年3月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Government Work Report)以来,就吸引了资本市场的关注,企业和地方政府不断发布氢能投资信息。据公共数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上半年,国内氢能领域投资超过70亿元,其中项目超过100亿元。其中,50个项目披露了投资额,名义投资额超过900亿元,超过2018年全年。

深圳前海付伟基金管理公司董事长刘郭虹对《中国商报》表示,“现在,氢能项目比早期更加理性,项目进度正在分阶段放缓。因为行业在早期“动员”并进入建设阶段后,就不能再用过去充满激情的宣传模式了。进入建设期后,技术选择和市场商业模式之间的调整和重新定位将会有一个反复试验的过程。”

各种资本流入

氢气作为一种清洁的二次能源,能量密度高,来源广泛,具有很大的调峰和储能潜力。它被认为是一种具有巨大发展潜力的清洁能源。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指出“推进充电、加氢等设施建设”。对此,一些组织解释说,在后期将会有相应的政策支持,氢能产业有望迎来发展的春天。

3月26日,财政部等四部委发布《关于进一步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新能源汽车补贴将取消50%,但燃料电池汽车购买补贴将继续发放,“取消补贴”将转为支持“充电(加氢)”基础设施建设。

据国际氢能委员会(International氢能Commission)称,到2050年,与氢能和氢能技术相关的产业链的市场规模将超过2.5万亿美元。

当时,关于“氢能产业将迎来巨大繁荣”的呼声仍在继续。

在资本市场上,氢能概念股非常受欢迎,个别股票“在氢上着火”。自今年年初以来,氢指数上升了近40%。当它在4月中旬达到顶峰时,上涨了70%以上。氢能概念、美津能源、熊涛和柴权电力的明星股都增长了300%以上。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所所长林强波告诉记者,“人们只是认为在这个新领域可能会有机会,所以他们都在猜测这个概念。”

北京清洁能源行业协会主席、中国清洁能源行业协会筹备办公室主任张永泽也表示,“企业非常激烈,打击很大,但实际上,在经济和技术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从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氢能热确实有点过头了。整个工业发展处于“动员阶段”,每个人都倾向于冲进去。上市公司将于今天和明天宣布。”深圳前海付伟基金管理公司董事长刘郭虹在接受《中国商业新闻》采访时说。

中国氢能联盟6月26日发布的中国氢能和燃料电池产业白皮书显示,中国只有2000辆氢燃料汽车。根据该计划,燃料电池汽车的数量到2020年将达到5000辆,到2025年将达到50000辆。

面对未来巨大的预期市场规模,记者梳理发现,许多上市公司正在加速分销并进入氢能行业。

4月10日,东方电气有限公司子公司的氢燃料电池生产线一期投产。该生产线年生产能力可达1000台燃料电池发动机。东方电气负责人表示,将加快氢燃料电池关键核心技术的本地化。

7月1日,中国石化股份有限公司完成了全国首个油氢站佛山张坑油氢站的建设,日加氢能力为500公斤。中石化依托加油站网络优势,宣布今年内还将在佛山和云浮建设3个油气站,未来两年将建设和运营10-20个加氢站。

此外,主营煤炭炼焦的梅津能源(Meijin Energy)、压缩机领域的雪人股份和冶金领域的云铝股份,都在进入氢能领域时“擦了擦手”。

与此同时,全国许多地方已经宣布建设氢能工业园区,建设加氢站,出台相关产业扶持政策,并接纳跑步者。公共数据显示,30多个地级市发布了发展氢能产业的意见或计划,20多个氢能工业园区实际投入运行。

“目前,各地有许多政策和计划,但许多问题(在氢能开发中遇到的)无法在地方政府一级解决。坦率地说,许多地方政府不知道问题的症结在哪里。”张永泽说道。

随着工业园区遍地开花,也有不断更新的“预期”产值。

去年10月,江苏如皋发布了氢能实施意见,称到2025年氢能产业产值将达到300亿元。今年6月10日,上海市嘉定区发布了相关计划。到2025年,氢能工业产值将达到500亿元。两天后,张家口也发布了相关产业计划,预计到2035年氢能及相关产业的累计产值将达到1700亿元。

商业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巨大的“预期”产值的滚滚雷声中,雨落下来了。

许多地方的氢能建设项目进展不顺利。据第一财经报道,位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的“长江氢动力(佛山)研发中心及汽车生产项目”总投资120亿元,占地1000多亩。然而,在施工现场,除了几台推土机、一台打桩机和几栋简易房屋外,厂房和其他基础设施尚未建成。该项目显示,该项目将于2019年底完成并投入生产,但由于资金问题而陷入停滞。

腾达建设年初还表示,公司退出“泰州氢气城”项目是因为“相关协议尚未签署”,“相关技术在短期内没有产业化突破”。

“目前,氢能领域只有很大的发展,资本还没有真正大规模进入。”林强波直言不讳地告诉记者。

刘郭虹对此表示,“从现在开始,氢能项目比初始阶段更加合理,项目进度也在逐步放缓。因为行业在早期“动员”并进入建设阶段后,就不能再用过去充满激情的宣传模式了。进入建设期后,技术选择和市场商业模式之间的调整和重新定位将会有一个反复试验的过程。”

一些专家还表示,大多数氢能概念公司现阶段正在转化为氢能,很少有氢能公司能够获得其总利润的一半。

然而,在氢能产业的发展中,商业化也是锂产业迟早要面临的一个“障碍”,锂产业正遭受着“补贴撤退”。

“目前,氢能的商业化程度很低,这只能算是开始。一些人购买氢能产品,另一些人使用它们,它们被市场接受。这是真正有意义的商业化。”林强波说道。

刘郭虹说,“氢能的商业化水平仍然很低,制造几款样车完全不同于大规模商业化。因此,对企业来说,能否赚钱是最重要的。他们不能总是依赖政府补贴。与此同时,只有通过自然和市场主导的发展,该行业才能最终实现合理和健康的发展。”

“一种产品可以推向市场,尤其是像(燃料电池)汽车一样,不仅是汽车本身,还有它背后的整个生态系统。为了实现商业化,必须形成从上游制氢到中游储存、运输和分配到下游应用的工业生态。”张永泽说道。

张永泽进一步表示,“还有一系列技术经济问题有待解决,氢能商业化面临诸多制约。例如,最基本的燃料电池技术是汽车的动力。加氢站的技术路线和标准是液氢或高压、35mpa或70mpa。不同的选择将导致不同的技术路线和(商业)逻辑。”

记者注意到,就连自成立以来一直专注于氢能的“第一家中国氢能公司”怡化通,也仍处于“商业化”状态。

2015-2018年,华通的营业收入分别为5400万元、1.37亿元、2.01亿元和3.6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5400万元、0900万元、3000万元和2400万元。此外,在过去四年中,公司经营活动的净现金流分别为-0900万元,-8900万元,-1.69亿元和-7900万元。有必要依靠登陆新三板后筹集的近11亿元来维持企业的生存和发展,等待市场机会成熟。

此外,一些专家表示,如何在氢能生产过程中从“灰色氢”过渡到“蓝色氢”和“绿色氢”,从源头上实现可持续性。如何实现低成本生产、储存和运输,回答“楚文的问题”;如何从“看得见的手”向市场导向转变,实现工业化?这些都是氢能开发过程中必须反复思考的问题。

资料来源:中国商业网

密切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安徽十一选五投注 天津11选5 山东11选5开奖结果

上一篇:「70年·70言」行业面孔丨水菱角传承人伍文辉:让非遗融入生
下一篇:总统亲自邀请,阿里王坚博士接受了一个新职位